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帕格尼尼的半疯堂

满川风雨看潮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絮叨  

2011-06-02 00:52:06|  分类: 我就是武汉关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太久不写博客了。翻翻过去频繁更新的日志还真勾起不少回忆。
元宵节后去北京见了一趟辛宝达先生。同着爱高,大少,剑秋等等。在北京还见着了横刀,筱古。要不是当天晚上还赶火车真得和他们痛快喝一场。在天津的时候还赶了场青年团的鼓曲,一看新浪微博上竟然好几位和我同场听的。大轴王莉唱孟姜女,那嗓子完全劈了,不忍终场。想起大学时候听她的《黛玉娶亲》,那种声情并茂…………恍如隔世啊。
听完鼓曲,晚上赶一场刘立福老先生的评书,聊斋里的《金生色》。怎么说呢。我要是有老掉渣的那天,“听过刘立福的评书”一定是我向后辈反复炫耀的事情。一辈子都会记得那天晚上说的“箭射玄狐”。八十六了,鲁殿灵光啊。木氏什么样?木员外什么样?木安人啥样?金母什么样?县官、管家、仆人、老妈子………………隔了这么几个月一咂摸:人物依旧清晰,如在眼前。怎么射,怎么拔箭,老妈子的唐山话。回了武汉我还给女朋友学老妈拔箭这点。评书是活在书馆里的艺术,能听也禁看。最近听说刘老的书座越来越少,让人颇感伤心。有机会一定还去天津听评书。

说正题。
辛先生比09年见的时候略老了一些,银发满头。不过帅气依然。笑谈世事,回忆过去。他无奈离开舞台,言谈之间感觉总也不愿死心。在现行的京剧体制下,无奈的演员又何止辛先生一位。辛先生回忆起初学高派时,学“我和你虽是那将帅倒有师徒情分”这句。李和曾先生唱完,辛先生暗想:“这不是老旦腔么?”后来把老唱片一听,自己再唱两次。觉得豁然开朗,不这么唱就是少点什么,就会不给力。这就是高派。
前阵子还有人喊取消“疙瘩腔”,胡闹啊?不琢磨高庆奎先生的老唱片,净自己瞎造魔。听《掘地见母》去吧。
和辛先生聊天很放松,经常把我们逗得哈哈大笑,一回味还真是话粗理不粗。
记得唱了几句碰碑,唱了几句七星灯,唱了点逍遥津。大赞丁晓君是个好孩子,有前途。谈到李和曾先生的老哥们儿都离世了的时候,又拍大腿又晃脑袋:“都走了。都走了。一个也没留。”
还真是,红花靠绿叶,这帮老先生们捧着李和曾先生演了一辈子戏。有的甚至是四几年在河北山东跑码头就开始跟着。赵永泉,何金海,孙玉奎。等等等等。音配像的时候李先生已经中风多年了,行动、语言能力都受影响。但是一期音配像过程中,李先生和这帮当年的老兄弟们场场盯着,大冬天几个老头穿着棉袄坐在台下看复排或是亲自披挂上阵。。。想起音配像《空城计》里,二老军的配像者就是原演的曹世才、罗世保两位先生。背弯、腰弯、腿弯这些已经无需刻意去演,岁月如刀,真成了二老军。

辛先生给我们听了点他在上海演出《哭秦庭》的实况录音。怹自己存的私房货。还没几个人听过呢。那个时候的嗓子,劲头真好。我们几个对这戏也是烂熟,个个心存灵犀。虽然是录音,光听锣鼓点,听台板的响动就能知道在干嘛。唱完了”咬定了牙关往前进“这个锣鼓点在揉腿,台板这个响动是起范儿吊毛了,台下彩声不断是摔的漂亮;这个锣鼓点是在甩发了,台下又叫好……
兄弟们边听录音边眉目传情,这份得瑟啊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52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