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帕格尼尼的半疯堂

满川风雨看潮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《那些事》按语  

2009-02-25 23:31:50|  分类: 疯人语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前阵子辛先生来武汉,有幸得见真颜。大家从五点谈到晚上十点多。当时谈到一位长期辅佐李和曾的老先生。名字有三个字。第二天一回想,忘了一个字,只记得姓孙,隐约第三个字是“奎”。又过了一周,我再一回想,就记得怹姓孙了。心说话:前几天还记得的,怎么就忘了?上周末对于这位先生的姓又犹豫了半天,只记得他帮李和曾先生的斩黄袍勾脸了。

深感记忆力减退,随之产生一种沉重的罪恶感。晚上把智斩鲁斋郎翻出来看,最后的字幕上有几个大字“复排导演:孙玉奎”。对!就是怹!可算记起来了。然后慢慢回忆,当时宝叔谈过的人和事又慢慢记起来一点。辛先生说李和曾先生一辈子的历史太曲折了,够写一本书的。想想也是,巨变的时代,无奈的伶人。上与天子同饮,下与乞丐共眠。人生总是让人感叹不已的。

初中的时候,把马连良大师的那盘磁带来回倒着猛听。打开电视就盼着大眼张出来。后来跟英国曼城中学联谊。我的音乐老师和一位大块头的语文老师来霸王别姬,我在前面唱了一段文昭关。后来又特别喜欢周信芳。没事老往后面摇肩膀、抖愣身子。我妈说:“你有病啊。老耸肩膀?”我说:“劲在腰上,不是肩膀。”谁知道慢慢的、慢慢的,慢慢的…………我从一个最不喜欢李和曾的人变成一个特别喜欢李和曾、喜欢高派的人。以前一看见宝叔的圆脸我就换台,后来慢慢开窍了:这是一个有鲜明艺术特色的流派,有自己的独到的表达方式。她是要人疼的。我成了一个高迷。究其原因,一方面是看懂了高派戏,一方面也是被其他高迷的唏嘘长叹和执着不悔所感动。

这几年天南海北的认识了很多朋友。有一次一位邢台的老先生,电话打到了我办公室。老先生七十多了,跟我讲他以前看李和曾演戏的情况。我说您怎么知道我办公室的电话啊?怹说:“你06年有篇博客里有啊,还有张你办公室电脑和电话机的照片。”我一翻06年的日志,还真是如此。这也是缘分。大家的热情和关心让我感动,在现实生活中,面对工作、学习上的困难时,我总能昂首挺胸的去面对它!这里面有高迷们的力量。有高派,生活的阳光更灿烂。

零碎听了不少高人的回忆(捡一耳朵),也看了些前人的文章(摘句雕虫)。所以,我估妄言,您估妄听。这些琐事写出来也就一点点,但让它慢慢忘掉又感到可惜。比如开头提到的孙玉奎先生,他们是不应该被忘却的。干脆写出来以飨同好吧!

我是实心棒槌,绝对外行,水平有限,错误难免。想到哪里写到哪里,工作忙了更新就会慢下来。欢迎专家指正批评。

文章总有个名字吧。有朋友说叫《高吟低唱》,七星贤弟说叫《高门逸事》。我觉得自己没有这个德行,更没这个才,也没这个耐心。您就当我瞎说吧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71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