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帕格尼尼的半疯堂

满川风雨看潮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今时今日  

2009-02-25 00:20:49|  分类: 我就是武汉关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每次见到冷永和先生,冷先生都跟我说:“咱们唱戏是业余爱好,真排到第一的还是自己的本职工作。”这话,我终身记着。

辛先生能来武汉,真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。感谢冷永和先生,也感谢大少(虽然远在天津,但即时给我通风报信)。当着宝叔的面唱了一段捉放。我碰死的心都有了。没我这么脸皮厚的。“胆怕”的嘴还没闭上,左腿开始转筋,赶紧把重心移到左腿上,拼命控制,压根没准备。没想到还请了胡琴。这段我平时唱的就少,真是鬼迷心窍了。在场的都是票界的大叔大爷们…………都过去十几天了,一想起来我仍然深感害羞。

辛先生头发全白了。如见过怹的朋友们所言,是个平易近人的人,很豪爽,红脸汉子!!从下午五点开始,后来又谈到晚上十点多。高派的过去,现在,还有将来(可能存在性)。怹心里跟明镜似的。辛先生谈到兴起时,还模仿了一点景荣庆、张春华先生的表演。

祝辛先生身体健康,阖家幸福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