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帕格尼尼的半疯堂

满川风雨看潮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雨打风吹——08.08.30省京观戏记  

2008-08-30 19:29:36|  分类: 我就是武汉关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下午抽时间看戏去了。周一还得交图,所以今晚要熬夜画图把看戏的时间赶回来。

去的时候下雨,散戏回来刮风。今天的戏就跟今天武汉的天气一样。按下看戏的事不表,先说说今天最重要的收获吧。散戏出门正碰见王婉华先生,老太太一脸的慈祥啊。我说我听过您和高盛麟先生的白毛女录音。老太太一怔,说:“这可早了。”我说:“您二位合作多年,我想问问少高爷来武汉之后动过哭秦庭、斩黄袍这类的戏吗?”老太太不假思索的回答:“没有演过,除非是他出去演的。”我追问了一句:“他来武汉后就没有动过他父亲的戏吗?”老太太非常肯定的回答:“没有!”我道谢后迅速离开了。些许失落涌上心头,可能少高爷真没在武汉留下高派戏的录音吧。

这也不算什么收获………………

说正题,说说我的伤心和安慰。今天看的六个折子戏。(湖北省京剧院其实没有代表剧目,代表剧目是折子戏。论段卖的时候多,囫囵个儿的少。)三岔口、痴梦、钓金龟、天女散花、一箭仇、哭灵牌。百分之五十是奔王小禅去的。百分之三十是奔张晓波的一箭仇。还有百分之二十是看陆艺君的双出了。唉。红岩薄命,天时不顺,陆美眉的遭遇待会再说。王小禅来武汉打炮戏是红鬃烈马,演完了后谢幕我拼命冲着王小禅喊:“哭灵牌!白帝城!”王小禅冲我点了一下头。今天终于帖了哭灵牌,真兴奋啊。

继续说正题。

郭得纲说话:“刮风减半,下雨全无!”买票进场一看,还真惨。上座极差,稀稀落落的。不少每次必到的老观众都没有来。坐下一看美女不少,生贴子很多。扣去省京坐台下的自己人。最多不到六十人吧。

头一出,三岔口。武丑还是个孩子。从头到脚透着嫩。一个字:懈。两个人开打都等着。翻桌子的时候还出了点意外。不过普及京剧的效果还算是达到了。我旁边的一位美女笑的花枝乱颤,不知道她是哪个学校的。说一说演任堂慧的肖俊。他演了很多龙套,估计有四十了吧,几乎每次演戏都有他。今天升格演开场戏,却在意料之中的。第一眼见他,我就跟七星说。这个老龙套不简单,云手拉得贼顺、贼漂亮。后来看他雁荡山的几个开打、跟头。身上比年轻的小伙子轻快多了,不拖泥带水的,干净。也许他是省京最过硬的普通武行吧。

二一出,痴梦。以前听说过陆艺君美眉的名字。一直没见着本人。看网友的文章说似乎要进省京。我也是憋着给她叫好去了。年轻人能坚守京剧梦,真不容易。第一感觉柳腰盈盈,演崔氏不大像。呵呵。也许我看惯孙校长和龚苏萍大妈版的痴梦了吧。唱做规矩有分寸。二黄不失昆味。一直很抓人,看得出来有传授。问题出在戴凤冠那,坏事也就打戴凤冠那开始。要不怎么说省京基础队伍薄弱呢。凤冠还没有戴稳,南梆子又来了。乐队也不照应着点。帮忙戴凤冠的牙婆也是年轻人。……后来陆美眉一手扶着凤冠,一边唱。真是不容易。左手做动作,右手扶着。右手动作,换左手扶着。很大程度影响了南梆子的发挥。我相信她能唱的更好。扶着也那么有戏!年轻人不容易。把演牙婆的那位吓得:在台上两眼直勾勾得顶盯着凤冠。好歹陆没让冠掉下来。摘凤冠的时候又出事了。凤冠的带子和头饰勾住了。我晕死。在台下闭上双眼不忍卒睹。完了之后拼命给叫好。她后面还有一出散花呢。得给打打气。

第三出,钓金龟。没见过这么温的戏了。真温啊。老旦资质一般,还需多多磨练。可说的是丑角舒金良。简直是打朱世慧的嘴巴。朱院长在台下都接起电话来了。豆腐白把自己画得跟功夫熊猫似的。简直画成了一张二柄。跟老旦坚决保持四米以上的距离。各来各的。记得有次他给李衍茂配乌盆记的刘安。李唱“好一位”,他在旁边手舞足蹈的表演吃饭喝酒。起码吃了六碗,指手画脚的。本来李的嗓子眼就小,简直是搅戏。还有,这孩子腿太长,台上穿的还是超短裙。唉……

第四出,天女散花。彩绸轻舞两下。台下的女学生们大呼好看。好景不长,恶梦又出现了。古装头饰掭了。半掉不掉的。不知道省京后台是些什么人在管事。陆美眉又开始边唱边扶。痴梦扶扶还可以,天女散花就难扶了。天女还是尽力地在把戏唱好。不过接二连三的这样,影响就不说了。嗓子都不对付了。身为院长的朱世慧就应该马上叫停,重新来过。不然这是害了年轻演员,也是对观众的不负责。不过我看朱丝毫不为所动。年轻演员有多少演出机会啊?很可惜。陆艺君活很正,很有天赋,时机不好。只能对这些和我们的同龄的京剧演员,包括舒金良,深表遗憾。很多事情不是他们不努力,责任不在他们。希望他们未来的路会更顺利。

压轴戏,一箭仇。估计演了不到一刻钟,张晓波就鞠躬了。上场和卢俊义开打,完了回庄。不带水斗。掐头去尾,不唱当间。伴奏的音响太大,几句牌子唱的吃亏极了。不是怀疑张晓波的能力,只是觉得不过瘾。只能深表遗憾。至此我心凉半截。

哭灵牌。听了王小禅的哭灵牌。我觉得值了。前面两个半小时的种种不快一扫而光。真奚派。一唱三叹,韵味醇厚。这时候台下的老观众都开始跟着打起板来。我就是喜欢奚派的这个调调。呵呵。不过省京的一帮人还是跟着开搅。孙忠勇的诸葛瑾,整个嗓子没开,在喉咙里憋着。游说刘备还带忘词的。冉大鹏的关兴,整冠完了还想捋带。也不看看哪有带啊?自己在台上也是一愣,两手都顺到两边了,没抓没落的又放下。唉!谢幕的时候,我大喊,哭灵牌值了!!总算今天不虚此行,看了点真材实料。不知道什么时候王小禅能上演更多奚派代表剧目。

 

我不过是花二十买票进场看,大几十号人在台上折腾三个小时娱乐我。我实在没有资格对这些付出了很多劳动的人说三道四。但是我觉得有些问题是可以避免的。不是水平问题,是态度问题。也许更严格审慎的舞台监督管理,更利于像陆艺君这样的年轻人未来的发展。这也是对京剧未来负责。希望省京的管理者们三思。我的很多朋友已经不去省京了。今年回武汉后省京的戏我基本上一场没落。最精彩的戏是张慧芳和尹章旭的二堂舍子。看多了,忍不住说两句。算是爱之深,责之切吧。坚持每场送二十块钱的票钱去,这是我戏迷的义务。

末了还是喊两句口号。

省京加油!京剧加油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53)| 评论(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