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帕格尼尼的半疯堂

满川风雨看潮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小黑姑娘的草船借箭  

2008-03-26 23:52:37|  分类: 鼓事随想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正坐着画图,突然心血来潮:计划弄一系列和京韵大鼓有关的文章。大体就是谈谈我所听过的,某位名家的演唱曲目里最喜欢的一段,顺便闲扯些相关内容。

小黑姑娘真名叫金慧君,也有说姓杨的。我听过她闹江州、马鞍山的老唱片和解放后录制的全部《草船借箭》。她的演唱给人很深的印象。听过一次之后,那种风格就能让人牢牢记住。这种风格究竟是什么?不太好说。觉得比较表面一点的是她的咬字。就拿草船借箭来说。彼时已然垂暮,气力不济了,调门也比较低。但是快二十分钟的活使下来还能不撒不漏,究其原因很重要的一点是她的立的住。大鼓本来就是说加唱的艺术。咬字如叼虎啊。

小黑姑娘的吐字发音归韵在很大程度上借鉴了京剧的东西。比如说草船借箭里的,生啊、当头、军无言,耽误了日限、等字。听她的这段大鼓,感觉字字入耳,如珠走玉盘般的清爽剔透。又比如说“早知道三天”的三,听得出来嘴皮子很有力道,字是顶着上颚甩出来的。这也算是幼功。

还有一点值得注意的就是她在鼓曲演唱时的精彩身段。当唱到“那诸葛亮写罢了军令状,放下拨头就走。”的时候,全场是一阵掌声。这掌声是给身段的。这就是现场录音的好处。听到这的掌声,让人能够会心的一笑啊。

前年看郑逸梅的《文苑花絮》,里面有个谈宫扇的文章。竟然讲到了小黑姑娘。现略述以资同好。

郑老先生回忆小黑姑娘在上海演出时的情况是:“每一登台,彩声四起,大有霓裳飘拂,响遏行云之概。”这说的应该是小黑姑娘1932年随白云鹏在上海演出时的事。后来小黑姑娘嫁给了一个票友,生活渐入困顿。《万象》杂志的创刊人平襟亚在北京偶遇小黑姑娘后(美人迟暮,粉黛无华,所居湫隘,生活艰困),顿起恻隐之心。回上海后,便在万象杂志上刊出广告愿出让一把价值不菲的宫扇,所得钱财用以救助小黑姑娘。一代鼓曲名伶,竟也沦落至此啊。后来这把扇子被文化汉奸梁鸿志匿名买去,抗战胜利后该扇又卷入查抄逆产案的人命官司里。故事颇有传奇色彩。

小黑姑娘逝世于1973年,留下的录音资料太少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08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