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帕格尼尼的半疯堂

满川风雨看潮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小字腔始末  

2007-07-09 19:37:39|  分类: 我就是武汉关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接上文。

扶风说李岩04的逍遥津,连拖了十几板“年纪小”唱到后来没有声音了,比他爸爸差。

其实李岩的戏我也不太喜欢,他的逍遥津,最大的缺点没骨力。感情宣泄不够。本来他音色上就很缺乏层次。老和尚今天群里说李岩“画虎不成反类犬,不如当初就画犬。”

但是我觉得有必要为他说明一下。就当咱为李岩把创吧。

一、从来没有人唱“年纪小”的,唱的都是“年岁小”。李三公子04年的逍遥津唱的也是“年岁小”

总共三个字的腔,就听错了一个字,还舔着脸说李岩。

二、这个腔真得好好说说来龙去脉。

 

年岁小这个腔是一个高派的特色腔。

高先生的原谱如下︱7.6  5︱5  — ︱5  — ︱5  —  ︱5  3535 ︱76763  5.6  ︱1.6  3 ︱2.3  5.6︱1 01  6126︱1 — ︱

 

宗义先生的︱5  — ︱5  — ︱5  —  ︱︱5  — ︱5  — ︱5  —  ︱……要更长一些。

老先生讲这个小字腔是孙菊仙所首创,它的本意在于模仿人在极端悲痛的大哭时,哭久了,一时气短渐至无声哽咽,换了一口气之后继续嚎啕。如果你小时候哭过,应该可以理解这个拖腔所模仿的是什么。书呆子注意,别和疙瘩腔弄混了,疙瘩腔的原生态是模仿人在哭泣时的抽涕哽咽。

这个腔是典型的由情生腔,身段眼神也多,一边使这腔,一边用手抚摸两旁的二皇儿,一边用悲悯的眼神从左而右望他们,怜其失母,也担心其为曹贼所害。这一系列身段使完了,最快就得六板。

你们去看李岩给宗义先生配的逍遥津,这个身段使的还要更长一些。

一句话,这腔是想模仿“泣至无声悲已极”的状态。所谓“唱到后来没音了”,我们不能怪观众是个每次抓住机会就糟践高派的人。客观的说,是李岩先生学艺不到,把这个腔的重点放在了拖,而没有放在“哭”,给人产生了严重的审美错觉。

但是李岩也决不会就此无音,因为这个腔的最后还有个很有爆发力的5  3535 ︱76763  5.6  ︱1.6  3 ︱2.3  5.6︱1 01  6126︱1 — ︱。是学高庆奎的都这么唱。

孙菊仙当初怎么唱,我们已经不晓得了。但是可一听听双处和时慧宝的老唱片。这个小腔这里的使法,和我们今天听到的大不一样。根据95年左右辛宝达的一段电视采访谈话中说到,这是高庆奎在孙菊仙的基础上又有发展,唱的更花哨煽情一些。二位李先生对此也各有继承和发展。

八板是标准的高庆奎唱法,不是论坛里某人说的:“李和曾唱八板就是为了洒狗血强要好!”

这个小字腔自打高庆奎使出来之后,在后来的很多高派剧目中得到了广泛的发展运用。比如说七星灯里的“拜罢了星共斗”的斗或者除三害里“在水中兴波浪”的浪。李岩的除三害的“兴波浪”活脱脱就是宗义先生特色的小字腔。

辛宝达的除三害使这个腔,身段很好看。真用一把扇子虚拟出水浪来了。这就叫京剧程式美。

 

 

大dashao 说以后扶风新韵说一次高派你就K他一次,以后慢慢他就闭嘴了。论辩才我不是扶风的对手,以前吃过亏。高派是需要批评的。高派也不是完美的。也不是每个人都能喜欢的。或者说不是每个人都有义务喜欢高派。但是现在的很多对高派的评论根本就是一种扭曲和臆测性攻击。我今天只能尽我的力量,把能解释清楚的误区解释一下。如果以后还有攻击演员人身和私德的言辞,定坚决反击之。

要说扶风,李金铭先生也是资深的戏迷,“声腔迷”在梅上也有点见地。他们对于高派的认识都这么扭曲。不能不说这是高派的悲哀和式微的表现。

解决这些问题唯一的途径不是撕了某人的嘴,而是赶紧出一批年轻演员,多演高派戏。让大家真正看到高派,懂高派,理解高派。那么对于高派的误区自然会减少了。

什么时候高派要是能出个于魁智这样的角就好了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46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