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帕格尼尼的半疯堂

满川风雨看潮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龙生九子  

2007-07-09 18:02:05|  分类: 我就是武汉关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有人在论坛问及二位李先生的区别。我简单说了一下自己的看法。老大一篇的。

今天把它贴过来充一篇日志。说的未必对。也算是这个时期我的一些幼稚想法吧。

原帖在http://www.jingjuok.com/bbs/dispost.asp?BoardID=101&PostID=11174&Page=1

 

在某些发声方法上,在嗓音上,宗义先生更像高先生。但听多了慢慢会感觉出来,李宗义先生并不如高先生的宽亮、清澈。

老高在慷慨激烈之外,骨子里还有一种清秀挺拔。很难学来的。

高的徒弟和私淑者不少,基本上每个人都形成了自己的特色。每个人都能像高的某些方面。大弟子白家麟,老爷戏很好。女婿李盛藻先生、戏路极宽,能马能高。宋宝罗先生兼习汪派,我觉得他老的汾河湾有很多老高的影子。要是在早年,宋的汾河湾应该能更能体现出高庆奎特色些。高盛麟先生,两百年才出一个的武生(穆迪语),也能唱逍遥津哭琴庭斩黄袍等戏。李和曾先生继承了高的大部分戏,在表演中融入了麟派的东西。李和曾先生少年时就很喜欢麟派,为了看周先生的《明末遗恨》,半夜翻中华戏校的墙头被老师抓住罚跪。宗义先生学的高派是冯承素钩摹的兰亭序。宗义先生的戏里,大叹二、击鼓骂曹我更喜欢些。

我们现在看这些高派二代传人之间差距不小。一句话:“龙生九子,各有所好。”个人在继承的基础上根据自己的特色走自己的路子,真好。这才显出来老师的高瞻远瞩不拘一格,学生的聪明上进。

李和曾先生在中华戏校得蒙高庆奎先生亲授,朝夕相伴数载。翁偶虹先生曾感叹,这种机会就是连白家麟他们也没有过。更何况李宗义先生和宋宝罗先生了。我们现在听到的很多李先生的学戏轶事,就像西游记里写的菩提老祖半夜里向孙悟空传道一样。半夜教戏。李和曾先生继承了高庆奎先生的大部分剧目。李和曾解放前经常上演的《浔阳楼》《豫让桥》、《赠缇袍》(和解放后的改编版不同)、《马陵道》、《史可法》等等高派独门的创编戏,很可惜只留下了部分剧照而已。

至于高派的骨子戏《三斩一碰》《逍遥津》、《哭秦庭》、《胭粉计》等戏,李和曾先生解放后还能经常上演的。我们如果比照李和曾先生文革前的《哭秦庭》会发现出那种和高庆奎的相像是骨子里的。我们听高庆奎哭秦庭的的唱片,奔秦时的黄钟大吕,一气贯之,念白的铿锵悲愤,只有在李和曾的录音里可以找到感觉。李和曾先生晚年对高派的表演又有发展,大家对比文革前后的录音一听立时可见区别所在。哭秦庭更感人了,更让人觉得是在泣血而涕。从剧目、表演、唱腔上李和曾先生继承的高派更全面些。这三者也都在李和曾先生这里也得到了传承发展。

宗义先生留给我们的高派演出录音不多,《斩黄袍》《逍遥津》《斩子》《碰碑》而已。连《哭秦庭》都没有。爱高曾经认为宗义先生的斩黄袍在最后城楼上那点把皇上演掉价了,但是我觉得宗义先生的问题还不在于此。除了高派剧目有限之外。更重要的是缺乏身上。高派除了慷慨激昂的唱念之外,是很讲究做戏的。而且高派的很多做派都是细致入微,讲求戏理的。比如说杀惜的背影、陈桥兵变时的眼神…………但是我要说,宗义先生的高派戏是能抓人的。是一种很有亲和力的高派。宗义先生在很多念白归韵上也更忠实于高先生。比如说斩黄袍的二六“孤王酒醉”,李和曾先生按上口处理的,念的ZIU。宗义先生随高庆奎先生的,念JIU。所以我说李宗义先生学高是双钩临的兰亭序。

他们在继承高庆奎的艺术时都各有所得,也各有所长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