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帕格尼尼的半疯堂

满川风雨看潮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(转贴烟媚文章)冯唐易老,李广难封——纪念我曾经的偶像  

2007-06-21 11:24:43|  分类: 他山之玉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人极度缺乏睡眠肝火就会上升,这道理看来不错的。午饭后就匆匆离开单位,回家补觉了。近七点醒来,随手打开电视,戏曲频道《哭秦庭》,睡眼朦胧,暗自嘀咕“怎么长得有点像辛宝达”,长长的过门后,“老王爷楚鬻熊受封周代,”我如闻雷震,努力睁开眼睛,真的是他吗?多少年没有看过他露面了,甚至都连消息都没有半个;多少次和我妈喟叹,他就这么困守在战友京剧团这个听名字就景气不了的地方了?天赋过人、身怀绝艺、名师传授而几乎郁郁半生不得志,此君可算代表人物了,他曾经是我极喜欢的,曾经是我的偶像之一。
辛宝达,师承李和增,李是京剧老生高派创始人——高庆奎亲传弟子,辛宝达则是李的爱徒,也是唯一能传其衣钵之人。高派对于演员天赋条件的过高要求,使得这一门继承者寥寥,今日衰落不堪。八十年代,辛宝达曾红火一时,奈何彼时媒体和人们的生活条件和今日相差甚大,如今已难回望。高派,虽唱腔高亢入云,激昂慷慨,所演绎却偏偏尽是坎坷命运、英雄末路,就连唱诸葛亮也是临终的《七星灯》之类,不知是否冥冥之中,剧中人竟成了剧外人命运的写照,一代名伶高庆奎嗓音过度使用,嗓毁人衰,凄凉潦倒终于市井;李和增晚年缠绵病榻;辛宝达年富力强之年屡受挫折,梅花奖三度方摘得,看时下阿猫阿狗都如探囊取物般容易,真是见鬼;梅兰芳金奖大赛,辛宝达以《逍遥津》、《胭粉计》两得意之作参赛,想必也使踌躇满志,却名落孙山,个中内情自然外人不得而知,那一届大赛固然才俊云集,但也争议无数,至今未消,之后再也未办了。而一脉单传的高派传人辛宝达却从此一蹶不振,极少再现舞台了。于是也有了我这痴人的十年之心心念念。其当年若蟾宫折桂,如今一帆风顺如某某,我恐怕也早不挂心间了。
此番沉寂多年的辛宝达终于在《名段欣赏》中录制了四期高派代表名作,分别是朱仙镇、彝陵之战、三打祝家庄、七擒孟获、空城计、哭秦庭、斩黄袍等。其中有些已绝迹舞台,感慨之余,心觉欣慰;欣慰之余,又觉痛心。多少好东西,就这样顺水东流,了无痕迹了。重见宝达,我竟不敢确认,年已六十,久不登台,发福许多,只有听到那高亢清亮、如千年古井般甜润的嗓音,我才可以断定这就是他,此曲只应天上有,人间再无第二俦。
曾看过辛所写怀念乃师文字,感人至深,不爱这门艺术断不会有今日修位,但却因种种而不得施展,愈加可悲,命运不公,多少天才时乖命蹇;人间是非混淆,乌烟瘴气。如辛宝达般屈才者绝非一人,偶见论坛上有一二怀念他们的文字,不知道究竟是听戏的爱戏,还是唱戏的爱戏?那些春风得意马蹄疾的人们,那些有登台机会演员,却在用蹩脚的“新编戏”糟践着所剩不多的传统。历史是会承认他们是这个时代的角儿,但这个时代本就是变宝为石的时代,何足以骄?.
我的偶像们一个个在老去,埋没风尘,了此一生,我是否也埋葬掉可笑的所谓情怀,与其相伴呢?是文为纪念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94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