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帕格尼尼的半疯堂

满川风雨看潮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大斩黄袍(中)  

2007-05-29 11:10:19|  分类: 我就是武汉关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拖了太久,写写停停。

   第一段西皮流水“他三人把话一样讲”
   呵呵。我最喜欢唱这段,徐全心的卡拉OK里有这段的伴奏。爱高听过我这段。以前“御花园”这点横竖上不去,现在好些了。
   说正题,我觉得好演员演戏,贵在“有交待”。这个“交待”的门道就深了去了。以前论坛讨论:是人物中心,还是技法中心。有人甚至据此得出戏匠和大师的区别。我觉得“四功五法”是戏剧人物的情人,是得忠于人物,但是又不能被人物掐得太死,成了“家庭主妇”。但是以京剧来说,“人物”始终不能成为京剧的主要卖点,京剧的主要卖点在合情理的“程式表演”。对于“人物'的追求不能太过。对人物内心世界的挖掘,京剧赶不上话剧,讲故事的方法也和话剧不一样。我觉得现在很多不伦不类的新编京剧,都是在这个过火的“人物中心论”的指导下造出来的。
   但是演戏必须有“人物”这个载体,用京剧的程式来“像人物”则可,不可追求用话剧的程式来“是人物”,进得去、出得来。现在的京剧导演和演员自己把自己骗了。
   至于怎么个“像”法,就是我刚才说的有“交待”了。(真费劲,绕这么一圈)。京剧在以前没有“人物中心”论指导的时候,是有一套朴素的、不成文的表现人物的程式的。比如说,老爷的开打不能太过火、洪羊洞的六郎不能唱的太激昂高亢……沿着这条路走就对了。新编京剧对人物的追求都太过火。忘记了京剧自己展现人物的方式。有时候京剧里的一摆手,一套袖,一个眼神,就把这个人物的性格、身份、所思所想交待得清清楚楚。当然这些眼神和动作是经过“京剧式的夸张手法”处理过的。这些手法,说了归齐,还是京剧固有的那些表演程式。
   比如说斩黄袍里的这段西皮流水“他三人把话一样讲”,李和曾先生演来,就是对人物有交待,而且这种交待,就是中国京剧式的塑造人物法
   当唱道:“倒不如一死见兄王。”时,眼睛左右偷看怀德、郑恩。有这个眼神的交待,就找准了这戏赵匡胤的基本思想性格:“假而奸,奸而滑。”唱得过瘾,看着也有戏。这样的演法,只有李先生八十年代的这个版本里有。而且这种眼神的左右飘乎,是京剧舞台上固有的一种表现程式,是一种源于生活的舞台夸张。这些细节丢了,戏就水一截。


有了这些细节,才能叫大师。勾脸的戏,演得如此生动细致,不易、功夫。
   这段的唱很有味道。银龙走玉盘,流畅中不失力道。李宗义先生唱的很俏皮。二位李先生在词上、气口上也有些不同的地方。李和曾先生晚年的演唱和59年的录音又有区别。发音靠后了一些,听上去更圆润,唱起来轻拿轻放,却不失骨力。张跃孚先生的这几段流水都不错,严格按李和曾先生的路子走的,一听便知。很规矩。徐全心的嗓子比较窄,高音区比较单薄,听得出来,也是在学和曾先生。
今天就说这么多。我是外行,估妄言、大家估妄听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40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