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帕格尼尼的半疯堂

满川风雨看潮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武汉的歇后语  

2007-12-02 16:59:40|  分类: 他山之玉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请用武汉话读出来。

皇帝的脑壳——御头(芋头)

许土林(《白蛇传》中白娘娘之子)的姆妈——蛇人(折人)丢人
缺巴齿(豁牙子)的姆妈做生(过生日)——闹豁嘴(敷衍应付)

阎王作报告——鬼款(胡说)
阎王吃粑粑——鬼做(装模作样)

纸马铺开张——做人(装模作样)
四宫殿(地名)的——活的(不牢固)
麻雀跳得(在)粗糠里——空喜一场
大胡椒(辣椒)mao点(略洒)水——干蒸(争)
喇叭换叫具(哨子)——各人所喜
砟巴眼(眼眵多)养瞎子——一代不如一代
萝卜丁咽酒(就酒)——烦了(味辣不美)
合三的兄弟——合四(式)得很
何家姑娘嫁得(到)郑家——郑何氏(正合式)
荷叶包鳝鱼——溜了
火烧乌龟——窦里(里面)疼
买干鱼放生——表情/不晓得死活
癞克麻把得(被)牛踩死了——浑身是病/浑身是伤
癞克麻打呵欠——好大口气
鞋铺里失火——丢楦头(揭底)
蟹子(螃蟹)夹豌豆——一连滚带爬
背锄头进庙门——挖神(讥讽、挖苦)
包公的儿——犟性
猫子掉了爪子——哈(抓、捞)不到手/巴不得
老鼠施葫芦——大事在后头
老鼠掉得(在)面缸里——糊嘴(糊口)
“高黏除”(店名)的膏药——巴得紧
告化子把得米压死了——自讨的
豆腐mao厾[督]印(盖印)——坯子
豆腐掉得(在)灰坛里——吹也吹不得,打也打不得
炉子靠水缸——你热我不热
芦席滚得(在)簟上——高不了一篾片
酥京果(一种食品)==康(盖)盖子——一股嗝昧(比喻装腔作势)
属麻花的——有点焦(脆)(娇)
狗子吃糍粑——乱搭(答)
猴子戴毡帽——假充人形
坛子里养乌龟——越养越缩(小)
炭圆铺的儿——黑(吓)大的
染坊里失火——架子还在(放不下架子)
三十斤的鳊鱼——侧看了(错看了,看扁了)
三个钱买只蜡烛——独照(罩)(盯死了)
三个钱买个糖人——吃了mao得玩的,玩了==得吃的
三个钱买个猪娃——恰恰一张嘴(只会说不会做)
汉阳门的车子——“留倒”(留住;留一手)
粉牌上的字——一抹〔ma妈」就掉了
杧槌(棒槌)敲磐——禁当不起
长褂有缴褊(缲边儿)——坯子(没成功)
巷子里赶猪——直去直来
木作坊里开张——做桌(作)
驴子屙屎——外面光
集稼嘴(地名)的划子——“顺倒来”/连倒淌
吃干子甩皮子——要里子又要面子
吃了扁担——横了肠子(横下心)
吃猪油穿缎子——两面光
“佳”牢靠横“仁”——有“作”(着)(有希望、好处)
鸭棚的老板——管蛋(淡)闹事
掉了一只鞋,捡到一只鞋——还是个鞋(还)(依然如故)
腰里别管(一杆)秤——自称
扁担无蜡(枘,榫头)——两头失塌(落空)。
天涩背稿荐——越背越重
“谦祥益”(店名)的房子——内外墙(强)(处处占便宜)
“庆生祥”(店名)的帽子——包掉「体舀〕回换
两个学生打架——为笔(未必)
墙头上种菜——无园(缘)
〔基雍」弦(棉花弓的弦)打辫子——硬硬帚帚的(过硬)
胡敬德(尉迟恭)炒米泡(炒米花)——黑人扒沙(吓人巴煞)(可怕得很)
乌龟吃大麦——糟蹋粮食
乌龟吃了亮火虫(萤火虫)——心里明白
刷子掉了毛——尽是板眼(花样、点子、事故…很多)
水里按葫芦——你起我落
棺材铺里烧牙祭(加餐)——要人死(事态严重,事情麻烦)
黄陂到孝感——县过县(现过现)兑。
黄瓜打锣——去了半头[陀]
黄花菜的隔壁一木耳(没耳)(不理)

王母娘娘戴茉莉花——喜欢这个调调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21)| 评论(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