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帕格尼尼的半疯堂

满川风雨看潮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我为什么“拜麒”  

2007-12-16 17:23:17|  分类: 我就是武汉关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今日是李和曾拜周信芳为师46周年的日子。

若干年前看李和曾先生逍遥津的电影,觉得里面有麟派的身段。呵呵。那时候还不知道李和曾先生拜过麟。

后来看到了这篇文章《我为什么“拜麒”——答《北京日报》读者》,有些疑惑的地方就明白了。

 

原文如下,纪念两位大师。


    最近我拜了周信芳老师以后,《北京日报》记者转告我,说有不少关心我的同志问到:“你不是高派

吗,为什么要拜麒派?”“学了麒派,是不是要改变你的唱法?”……现在我写一段小文,就自己的认识

和理解谈谈这些问题,也算是对亲爱的观众和朋友们的答复吧。
    话还是从头说起。

    我对麒派艺术的热爱,可以说是很久很久的了。记得我在“北平戏曲专科学校”学艺的时候,由于高

庆奎老师的介绍和自己的实地观摩,就在心里埋下了热爱麒派艺术的种子。当时,学校里有不合理的“训

育”制度,学生看戏很不自由,我不得不常常冒着违犯校规的危险,偷偷越墙出去看周老师的戏。有一次

,看完《明末遗恨》回来,被训育主任发觉了,不仅遭到严厉训斥,而且受到罚跪的处分。从学校毕业以

后,我正式拜高庆奎先生为师,从他那里了解到,高先生不仅和周先生同台演过戏,而且还从麒派艺术中

吸收了不少有益的东西,丰富和发展了自己的流派。同时,从我自己的切身经验中,也深深体会到高派艺

术和麒派艺术有许多共通之处。因此我早就产生了在高派艺术的基础上,学习麒派艺术的愿望。
 高派艺术和麒派艺术的共通之处,根据我现有的认识,似乎有如下一些。高庆奎先生是师承先辈京剧表演

艺术家刘鸿声,并吸收了贾洪林、孙菊仙等老先生的所长,结合自己的条件而创造了自己的流派的。高老

师的戏路子很宽,他除了专工老生戏以外,红生戏(如《斩华雄》《华容道》等)、花脸戏(如《探阴山

》等)、老旦戏也都能演。麒派艺术也是集老生艺术之大成的。周老从自己的条件出发,广泛吸收了汪桂芬

、孙菊仙、谭鑫培、夏月珊、夏月润、潘月樵诸位老前辈的长处,加以消化而独创一格。周老师的戏路子

也是很宽的,马连良先生曾说:他除了贴片子的戏(旦角戏)以外,其它行当的戏几乎都演过。最近,周

老师在一次谈话中对我说:“你们先生高老师,人称‘高杂拌儿’。”周老师的这段话,恰当地指出了两

位老先生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共同点。所谓“杂”的真正含意,我以为就是广采博取——不仅广泛学习前辈

们的长处,以及本剧种各行当的长处;而且也学习和吸收其他兄弟剧种的长处。据我所知,两位老师都从

昆剧、徽调、梆子等兄弟剧种中得到很多益处。正如周老师所说:“许多艺术流派不是凭空而来的,只有

一股水,不能成为大海。”但是“杂”,并不是简单的拼凑,而是要根据自己的条件加以溶化和创造,以

形成自己的特点。只有这样才能超迈前人,独树一帜。
高老师和周老师在演出剧目方面,也有不少是相同的。如高老师经常演出的《史可法》《煤山恨》《消遥

津》《庆顶珠》《浔阳楼》等剧目,在周老师的上演剧目中也是常见的。不过更重要的还是表演艺术。例

如,高老师在唱、念方面都是“满宫满调”,一丝不苟;他的唱、念总是情绪饱满、音调铿锵、节奏鲜明

、韵味深长,而且咬字、喷口都很讲究,使人听了非常“过瘾”、“解气”。高老先生有一条好嗓子,但

他并不以此为满足,而是非常注意运用唱、念的技巧,鲜明地刻画人物性格,准确地表达人物的思想感情

。过去有人认为高老师只重唱、不重做,其实不然。高老师在做工方面也是有很高的造诣的;他很讲究唱

、做、念、打的全面结合。这里我只举一个例子就可以证明:有一次高老师演出《乌龙院》,在演出前嗓

子突然坏了,演出时,三排以后的观众几乎听不见高老师的声音;在这种情况下,高老师以精彩的表演,

紧紧抓住了专门来听高亢激昂的高派唱腔的观众,因此并没有人“起堂”。由此可见,高老师在表演上具

有多么深的功力!从那天以后,高老师就谢绝舞台了,然而这件事却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过去也有人

认为周老师只重做,不重唱。我也以为不然。周老师一向很强调演戏的“演”字,他认为“这‘演’字,

是指戏的全部”,“是包罗一切的”。因此他不仅在做和打方面十分讲究动作的目的性,讲究动作的性格

特点;同时,在唱和念的方面,也非常讲究咬字、喷口和抑扬顿挫,注意让字音清楚,有力地传达给观众

。周老师正是这样全面运用唱、念、打的技巧去准确地、鲜明地表达人物的思想感情,刻画人物的性格。

这些事实都说明两位老先生在表演艺术上的共通之处。

 高老师和周老师不仅在这些基本的表演方法上是相通的,甚至在一些具体的艺术处理上,也是有不少地方

是近似的。例如高老师对《乌龙院》中《杀惜》一场的处理就是如此。当阎惜姣逼宋江写完休书以后,仍

不肯把晁盖的书信交还时,宋江说:“大姐,你……不要欺人——忒甚哪!”高老师在处理这段念白和“

听樵楼打罢了三更时分,宋江起了杀——人心”这段唱腔时,重音、节奏——抑扬顿挫都安置得非常得体

,听来斩钉截铁,刚劲有力。这种处理方法,就是近似于周老师的处理方法的。在杀惜前后,宋江的几个

变脸和动作同周老师的演法也是相似的。

有人担心,以我的嗓音条件来学麒派,是否合适。对于这个问题,周老师说得好:“学习流派不能死学,

要活学;要根据自己的基础和条件去学。学流派,要学好的东西,不要只学形式;要把自己的长处和别人

的长处结合起来,不要把自己的基础和长处都扔了。”他还举了前辈京剧表演艺术家刘鸿声的例子来说明

这一点。他说,刘鸿声因为跛足,走起台步来一颠一颠,我们学习刘鸿声,就不必要学这些东西。周老师

这段话给我们指出了学习流派的正确态度和方法。至于谈到我个人如何学习麒派艺术,我的回答是:要认

真踏实地学,全面地学——不仅要学习周老师唱、做、念、打方面的技巧,尤其重要的是要学习他完整地

运用这些技巧,真实地塑造人物形象,鲜明地表现人物的思想感情,以正确地表达剧目的思想内容和创作

方法。在唱工的学习上,我以为不是要改变自己的嗓音去摹拟周老师的嗓音,而是要学习他的唱法,学习

他如何恰当地运用咬字、喷口等方面的技巧,去为塑造人物形象服务。我不只是打算今后这样去学,而且

在我过去的艺术创造过程中,也是这样尝试着去学,而且在我过去的艺术创造过程中,也是这样尝试着去

做的。例如在我演出的《孙安动本》和《生死牌》这两个剧目中,有不少地方都是有意识地运用了周老师

的技法。当然,这种运用还是一鳞半爪的,也不一定完全合适。今后在周老师的直接领导下,我将会从麒

派艺术中学到更多的东西,更好地把它们运用到自己的表演中去。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

 

看过李和曾先生的《孙安动本》后,对这些理解的更深刻了。另,吴小如说,李盛藻先生是较早在高派表演中吸收融入麟派技法的演员。……


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99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