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帕格尼尼的半疯堂

满川风雨看潮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昨夜流下了幸福的眼泪————久违了,高派

2006-10-02 09:53:09|  分类: 我就是武汉关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倪茂才一出来,我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。好久没见到活在台上的高派了,做为高派的小师弟,他到底行不行呢?心里打着个大问号。

   上来几步走的又气又急,一亮像,嘿!真像李和曾先生,圆脸盘,剑眉。

    接着看,引子,身段,都对。“这笑哇………”也上去了。真有点78年李先生录像的意思。举手投足很规矩,有龙虎帅气。

    见娘,“忽听得”唱的一句一个好,胡琴也能洒狗血,小老旦也够棒(假以年岁绝对是个角),真是精彩。虽然见娘后面几句有点懈,下面的观众热烈的很,不少老观众的鼓掌是真正看出好来后那种兴奋的鼓掌。我的心提到嗓子眼了,就等着后面的叫焦赞了。

   央视的字幕偷懒,用的竟然不是我们高派斩子的词。讨厌!

    “昨日里斩八将头挂营外,老娘亲你为何不讲情来,今日里斩宗保娘把儿怪,哭啼啼坐宝帐珠泪满腮”

唱的速度比李先生略快,但是干净利落嘎崩脆,有骨头。(此时心跳加速,就怕叫焦赞上不来,临琪轩主,卢先生,他们在家看电视,速度比网络快,叫好的短信都发过来了。)

一句叫焦赞,基本达到了李先生56年录音的水平。

我一下子眼泪就下了。久违了,高派。

真的,似乎看到了高派的一抹曙光。

这时候糖糖姐在群里说要给李先生上香,我心里也是这么想的。和曾先生啊!您在天堂有灵,您看到了吗?要保佑老倪多唱几出高派骨子老戏啊!

这一夜,我那幸福的眼泪,哗哗的。

想必叹叹,爱高,雨竹,左衫,都和我是一样的心情吧。

高派加油啊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9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