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帕格尼尼的半疯堂

满川风雨看潮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挑滑车  

2006-07-31 13:01:15|  分类: 我就是武汉关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大宅门里三爷常挂在嘴边的有一句“待我赶上前去杀他个

干干净净!”挑滑车的词。

大武生向来爱演此戏。以前看过高盛麟先生的挑滑车的录象,那个好看,那种美,无法用语言形容,像一个大蝴蝶似的在台上上下翻舞,看了这戏做梦都还能能美三天。大一的时候,闲云野鹤的我去湖北省图书馆查资料,有书上说只要高盛麟把虎头枪在戏院门口一插,保证武汉三镇的戏迷是蜂拥而至。可惜,余生也晚,没赶上,要是高盛麟先生明天有戏,卖挂票我也认了。再来说说剧中高宠这个人,他在人生与艺术舞台上的出现、上阵、立功、死亡都是如此迅疾,像一颗金色的流星以最优美的姿势划过天际,燃烧着速度、壮志、豪情,却在转瞬里消失了踪影。

   这是一出少年刚烈却又英雄末路的戏,一种在蓬勃向上和瞬间陨落间的矛盾,少年觅封侯却又视死如归。演戏的人容易激动,看戏的人容易叹息。我的自动控制课老师也给我讲过一个关于挑滑车的故事,他的四叔是一汉剧演员,却很喜欢高先生的挑滑车。每次高先生有戏他必然到场偷艺,谁知道这一偷就偷了一辈子。他四叔很想把这出戏完整的演一次,接下来的文革等风波却使他一直没有机会,只能偷偷的在菜地里对着洪山菜薹来上几个身段。直到87年突然查出来得了癌症,这年他41岁。他唯一的心愿是在手术前把这出挑滑车从头到尾瓷实的给走一遍,搬到台上演一演。家人尽量满足他这个愿望,置新行头,请场面,请朋友们配戏,找了个小剧场。。。。。

终于到了开演的那一天,台下看戏的人心提到了嗓子眼。谁知他在后台大靠旗一扎上,精神头立刻就上来了。生命之火在最后发出了辉煌。台下的人玩了命的叫好,演到“闹帐”,当这位角念到 “……为武将者,临阵杀敌,生而何欢,死而何惧!”时 ,突然心有所感,眼泪上来了,以至一时语噎,身板立的笔直,足下立着英雄步,左手提战裙,右手二指上指,眼睛瞪的老圆,眼泪在眼圈中只打转,却不曾留下。台上的人在跟自己较劲,台下人心里也明白,台上台下哭成一片。

我不知道这出挑滑车最后到底演完没有,老师没讲,一直想问清楚,一直怕问。英雄末路,长歌当哭。生活中也是有高宠的。这出戏的唱念做打都是感人的。

今天中午又看见李玉声为这戏动了一次真感情,这是名段欣赏十周年的特别节目。中间有对老先生的采访,老先生的气色似乎远不如以前和夏雨演西洋镜的时候。当谈到以前练功练此戏时,他有些动情的回忆道(事后回忆,不是原词,难免有错,大慨的意思):“当年我每天早上起来练挑滑车…………当我练完功,插起枪休息的时候,总是正好能听到对面军区里面吹起床号,嘀——嗒嗒 嗒嘀—嘀——嗒嗒………………我很高兴,战士们还没起呢,我已经练了老半天的功了。…………总的来说,我的艺术是成功的,我的事业是失败的。”说到最后,声音哽咽,眼泪流了下来。想起年少时拼搏,垂老之人谁不动感情,何况是回忆挑滑车这出戏呢。我不是乱猜测李先生的心事,很可能我完全说错了。但我当时感动了,那一刻我觉得我似乎懂了他。突然想起来一位网友的评价,李玉声是一位你见过一次就终生难忘的演员。是啊,终生难忘。

只见那 番营蝼蚁似海潮
观不见山头共荒郊
又只见将士纷纷一字乱扰
队伍中马嘶兵喧乱吵

只听得战鼓咚咚
只听得鼓咚咚
兵多将士枪刀饶
高高下下 飞腾也那声噪

望一派旌旗翻招
望一派旗翻招
风尘也那发咆哮
俺这里威风抖擞灭儿曹

人生如戏,戏如人生。

趁着年轻,我们不奋发图强还有待何为?哪怕学高宠化一颗流星,也要照亮身边的一片天。

待我赶上前去杀他个干干净净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9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